[轉帖]敍利亞婦女伊斯蘭新氣象

Jeroen Kram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

In a madrasa at the Zahra mosque in suburban Damascus, Enas al-Kaldi, 16, teaches 7- and 8-year-old girls to memorize the chapters of the Koran. August 29, 2006


 

  敍利亞是從法國殖民地脫胎而出的伊斯蘭國家﹐1945年法國政府批准獨立之後﹐三十年軍閥混戰﹐直到1971年由敍利亞復興党領袖哈費茲·阿薩德控制局面。  新政府成立之後﹐在西方大國影響下確定爲世俗化政治﹐進行社會改革﹐清除一系列伊斯蘭文化傳統﹐例如禁止女子在公共場所戴蓋頭﹐限制學校伊斯蘭宗教課程。


  近期三十年﹐敍利亞人民表現強烈的歸屬感﹐要求復興伊斯蘭的各種活動蔚然成風。  在老總統嚴密控制下﹐敍利亞全國清真寺曾經冷清過﹐許多人望而卻步﹐擔懮便衣暗探追查和騷擾。 今天的敍利亞﹐所有清真寺恢復了歷史的高峰﹐禮拜的人摩肩接踵﹐星期五主麻聚禮寺內跪無虛席。   自從2000年﹐巴沙爾·阿薩德子權父傳繼承總統寶座以來﹐隨社會大勢所趨﹐修正了許多限制伊斯蘭發展的政策﹐開放伊斯蘭教育和宣教自由﹐取消了女子在公共場所戴蓋頭的禁令。  最明顯的景象是女子們在爲復興伊斯蘭奔走呼號﹐她們建立了許多民辦伊斯蘭學校和爲民服務的民間組織。


  據說﹐全國有七百座清真寺附屬女子伊斯蘭學校﹐因爲全是民辦性質﹐沒有正式統計數位。  在首都大馬士革﹐有八十所這樣的學校﹐社會觀察家們注意到﹐這些學校至少有七萬五千名就讀的婦女和女孩。 這些伊斯蘭學校改變了傳統性質的背誦經典單一課程﹐女子們在伊斯蘭學校中學習許多知識和技能課程﹐開闊了她們的思維能力﹐提高了她們的生活和工作水平。 例如﹐十六歲的法蒂瑪·蓋耶赫在伊斯蘭學校中選修製圖專業﹐她說﹕“我從伊斯蘭學校中學會了許多現實的社會知識。”   她說﹕“當代敍利亞的社會潮流是﹐女人們當家﹐敦促做丈夫和父親的男人們要爲伊斯蘭社會多做貢獻。  老人們說﹐十年前可不是這個樣子﹐當時﹐伊斯蘭沒有社會地位。”


  現代的敍利亞女子普遍受過正規學校教育﹐有很高的文化修養﹐她們參加伊斯蘭學習班﹐不僅學習基本經典﹐而且參加討論社會問題。  過去男人們指揮女人行動﹐把許多禁止她們的活動都說成是“伊斯蘭不許可”﹐但是今天的新女性們敢同男人們爭辯﹐她們只堅守伊斯蘭的原則和精神﹐以資區別非伊斯蘭的歷史陋習。  阿拉伯社會的落後﹐是因爲各國都有許多地方陋習﹐明明違背伊斯蘭精神﹐老人們或阿訇們堅持傳統﹐不許可更改﹐他們把“這就是伊斯蘭”當作指揮棒。


  敍利亞社會仍舊保持在西方許可的世俗化體制中﹐因爲建國初期制定的憲法本身就是親西方化的産物﹐但民衆的信仰覺悟使社會發生了巨變。  婦女們組織各種社會活動﹐也有許多知識階層和富裕家族的女子們自籌資金建立秘密組織﹐她們自由結社﹐指點江山﹐關心國家命運和前途﹐在自辦的學校中培訓未來領導人才。   時勢造英雄﹐敍利亞社會中現在已經産生受到廣泛尊敬的女子領袖﹐如聞名遐邇的社會活動家瑪安恩·阿布杜·薩拉姆﹐此外還有許多關心社會和復興伊斯蘭運動的職業婦女﹐如教師﹑醫生﹑律師和作家。


  敍利亞社會曾經對伊斯蘭運動有過多次鎮壓﹐許多活躍份子遭受逮捕和酷刑﹐但是運動此起彼伏﹐從來沒有停止過﹐也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寬鬆和公開。 如今女子們上陣爲伊斯蘭復興奔走﹐因爲女人們有許多社會優勢﹐容易躲過政府和警方的迫害﹐而且更容易深入社會和家庭﹐使男人們的行動受他們家屬的影響。  許多有社會地位的女子參加一個活躍的女性組織The Qubaisiate﹐她們舉行各種形式的集會﹐集體禮拜和學習﹐讀書議政﹐開展社會改良行動規劃。 她們出門的衣飾有特別標誌﹐決心對敍利亞社會伊斯蘭化的改造已是公開的秘密。


  法蒂瑪·蓋耶特說﹕“現在的社會發生了許多變化﹐同過去很不一樣了。 姑娘們在一起討論社會改革和她們的決心﹐思想很活躍﹐敢於提出問題。 女孩們通常的口號是﹕我們應當以伊斯蘭爲指導﹐決心爲伊斯蘭奉獻。”


  穆罕默德·哈巴什是一位立法委員﹐他說﹕“過去的官方總是向學生們灌輸西方思想﹐他們最喜歡說﹕敍利亞求未來發展﹐必須先捨棄伊斯蘭的羈絆。 而現在﹐你可以走在大街上﹐問問年青人怎麽想法。  他們會說﹐我們的歷史是一部伊斯蘭的光輝歷史﹔只有復興伊斯蘭﹐敍利亞才能再現歷史的光輝。 你會看到多數年青人都會準確誦讀和精通理解《古蘭經》﹐這都是他們自覺自願學習的成果。”
 

原文請參考:http://www.wunrn.com/news/08_28_06/090306_syria_growth.htm

halaltow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Frank
  •     感謝您提供這種深入的觀點!
        多年來,美國的確花了很大的心力在維護回教世界的新秩序,但我擔心的是,歷史上的美國並無多少深入了解穆斯林的機會,若總是以『嘗試』的心態處理國際事務(有嘗試就有錯誤),世界還能承受多少怒目相向、暴力以對的空間?
        p.s.我在自己的部落格中表達了另一種看法,有空歡迎來指教!
  • 珍珍JenJen
  • 我很同意這一段"阿拉伯社會的落後﹐是因爲各國都有許多地方陋習﹐明明違背伊斯蘭精神﹐老人們或阿訇們堅持傳統﹐不許可更改﹐他們把“這就是伊斯蘭”當作指揮棒。" 
    除了西方媒體的錯誤報導, 我想某些穆斯林男性挾著既得利益(錯誤的男性優於女性的思想) 繼續執行舊有習俗, 真是其他大眾對穆斯林誤解的原因吧??!
    現代的地球人要加油了, 不應該再為國籍宗教種族性別而興起紛爭了!